北屿

♥️关注须知♥️→关注前一定要看哦!!!【不要脸发言x

🔹️目前主产海贼all路相关cp,注意避雷🔹

✔️角色厨:本命路飞,墙头胜己。十分不欢迎任何路黑/爆黑

✔️cp:

•OP:all路脑,偏索路。

•MHA:all爆党,轰爆是执念。隐隐有朝着轰爆only的趋势发展_(:з」∠)_〔今天也是一个快乐的耻辱教徒〕

其他cp吃的比较杂,所以不列了otz

🚫雷点🚫
*除索路外,不接受索的❗️任何❗️cp❌

*爆受only,雷一切爆攻向bl。轰爆不拆不逆,同雷除轰爆外的任何轰相关cp。巨雷绿谷受向cp❌。

—— —— ——
不是什么正经文手,风格迥异更新时间完全取决于文力及脑洞,写点东西让大家还有自己开心就好
人少圈冷不带怕的(bushi)
日常求评

【ALL路向】我是乌索普,我现在慌的一批。

*原作背景,私设如山

*沙雕nc文,纯属娱乐

*all路向,cp多且杂,绝对路右

*涉及cp较多,所以只打主要tag

*人物ooc严重预警。这可能是传说中的爱他就毁了他的形象(?我不是我没有

*大佬的评论就是小生的动力

——————————————————

        最近乌索普感觉船上的气氛不大对劲。

        倒不是说他们搞内部分裂,白天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大家该吃吃该喝喝该闹闹,日常跟船长争宠(划掉),该挨揍的挨揍,该挨骂的……也挨揍,一切都跟以前没什么区别。

        可怪就怪在晚上,大家都睡觉的时候,乌索普总会听到咬牙切齿的咒骂声和几声类似于吸鼻子或者心碎的声音。不要怀疑狙击手的听力,好吧狙击手可能和听力沾不上什么关系。

        但狙击手的视力可是不容置疑的。乌索普几乎每次上厕所的时候都能看到或被窝里或床下甚至瞭望塔上都传来一些亮光。胆小如他,天知道他第一次看见以为是幽灵带着鬼火现身,差点没吓得尿了裤子。后来他渐渐的也不怕了,可总躺在床上也看不清楚。所以乌索普经常半夜突然起床上厕所,就是为了查明这可疑的亮光的源头。久而久之,他悲剧的发现自己得了尿频的毛病。

        不过一切都难不倒乌索普。乌索普是谁?被称为god的男人,乌神,蔑视一切的存在,好吧,可能并不是蔑视一切,至少他船上的大部分人都是不好惹的存在。但是他乌索普是不会被一些小毛病给困住的。于是他坚持起夜,终于有一天,他……

        在起夜的时候被人捂住嘴给劫持了。

        乌索普现在想起来,仍然想骂娘。纵使他英明神武,突然被一群人捂上嘴套麻袋也是不好受的。但是尖叫还没有从他嘴里发出来,一嘬熟悉的绿毛就映入他的眼帘。

        都说了,不要怀疑狙击手的夜视能力。

        何况他戴着夜视镜,当然,买镜子的钱是从娜美手里一点点的扣出来的。

        深夜,四个人坐在一起,气氛有些尴尬。

        乌索普觉得自己早就该想到的,跟这么一群人在一条船上相处了这么久,竟然没有发现他们的诡异之处,这实在是他江户川乌索普的失策。

        于是他抬起头来,望着面前围坐成一个圈的卷眉毛,黑眼圈,和绿藻头,然后开口,本着大家都是同伴应该不会灭口,颤巍巍的问到:“你们……到底在谋划些什么?”

        三人对视一眼,最后罗缓缓开口到:“鼻子当家的,我们都认为半夜戴着可疑的夜视镜猥琐的行走的你才是在谋划着什么。”

        乌索普懵了,非常懵。他确定自己是在发现那些亮光时候才频繁的起夜的,而且,他什么时候猥琐的行走了?

        黄发卷眉的MR.王子吐了个烟圈,深沉的望着乌索普说到:“乌索普,劝你不要对路飞下手。”

        乌索普感觉到了一阵天旋地转,他稳了稳身形,确定自己没有听错。现在,他觉得什么亮光什么绑架都可以放在身后,放任这群家伙面不改色的说出这种鬼话才是最大的错误。

        英俊的绿发剑士盯着乌索普的眼睛:“晚上起床的时间越来越频繁、特地的戴着夜视镜、不时朝我们这里望去、面容猥琐的盯着路飞的床铺,乌索普,坦白说吧,你是不是对路飞有什么非分之想?”

        乌索普突然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为何他和这三人的气场如此合不来,他的心底全部有了答案。他现在只想喊一句“they are all gays except me”以区分自己和这些变态。且不说刚才索隆列举的最后一点根本就是他自己的脑补,而且,总是怀疑别人想上了自家船长的人才是真正的想上自家船长的家伙。

        可能过一段时间,乌索普会意识到他的话语是多么的富有哲理,可能会被记入史册为之传颂,也可能会当做真理流传千古。但他现在没有时间考虑这些。现在,他的心中警铃大作,只想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去摇醒路飞让他看清这些家伙丑陋的嘴脸。

        但是,乌索普以理智著称。他权衡了一下逃走和摊牌的死亡率已经这群怪物的战斗力,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摊牌。但聪明如他,直接问肯定会让这些家伙的自尊心受挫,虽然他怀疑这些家伙们自说出那些话之后,节操已经荡然无存了。

        所以,他舒了一口气,试探性的开口:“其实……我理解的。大家都是男人,晚上偷摸的看那种东西……是无法避免的。我懂,我懂,不用解释。我早就怀疑这个所以才起床看看的,不过只是这样的话……没关系的,我懂……”

        乌索普挣扎着把结果往好了想。毕竟他不想从这些人口里听到什么晚上不睡觉看路飞写真集的答案。当然,假若真是这样的话,他现在已经被灭口了。

        果不其然,这三人以十分怪异的眼神看着他。连瞎子都能看出来,何况是双眼视力2.0的乌索普都能读出他们脸上的表情:谁会看那玩意儿?

        这已经脱离了正常男人的范畴了吧!一定是吧!乌索普想呐喊,理智捂住了他的嘴,但他的脑内仍旧疯狂回荡着“危险!危险!危险!”的警报。

        三人再次对视,好像是权衡了一下说出事实和杀了乌索普灭口的麻烦程度。至少在乌索普眼里是这样的。

        罗叹了口气:“鼻子当家的,你看这个。”

        乌索普看到他掏出了一款样式新颖的游戏机,上面赫然显示着“死亡结局,BE”的字样,不禁惊悚的吸了口气。

         ……原来自己高估了他们和他们的智商。哪有大男人熬夜玩攻略游戏的?想当初他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的时候,就已经脱离了这种低级趣味,转而去找可雅聊天了。

        难道这群长相优质、实力强劲、工资……的男人还愁找不到老婆?

        不不,江户川乌索普推了推夜视镜,感觉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山治虽然对着美女冒红心,整天对着娜美罗宾恶心的喊着“娜美桑~罗宾酱~”,但他也不是没有小姑娘喜欢的类型。长相自是不用说,那一手好厨艺和彬彬有礼的骑士道,正经起来肯定不愁女友。

        罗,虽然拥有常年熬夜熬出来的黑眼圈,但身为医生工作稳定高收入,身为帅哥容貌上佳八块腹肌,身为表情包……身为前七武海背景庞大实力高,这样的人也肯定有一大把姑娘追的。

        索隆是最让他不爽的。明明长了一张恶人脸,可身边女人最多的就是他,还总是一脸嫌恶的躲着。kuso,姑娘们到底看上了他哪一点??明明就是个走直线都会迷路的白痴!?

        那么,真相只有一个。

        这群家伙,玩的肯定不是什么普通的攻略游戏。

        乌索普伸出发抖的手指,划了一下游戏屏幕。

        很好。

        他猜的没错。

        画面上的路飞穿着明显稍大一些的衬衫,长度仅到大腿,最上面的两颗扣子还没有系上,头发梳的柔顺甚至还戴了小小的猫耳,睡眼朦胧呆呆的目视前方。

        画师画的不错……阿不,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左上角的“攻略游戏”让乌索普彻底的崩断了心里最后的一根稻草。

        不等他从惊恐中回过神来,面前的三人自顾自的开始讨论起了剧情,还提到了路飞的伤疤画歪了需要矫正。

         ……不,现在需要矫正的是你们的思想啊!我竟然放任你们潜伏在路飞旁边那么多天吗!?恐怖,太恐怖了!乌索普在心里不断的呐喊着,他想,自己的心已经被摧残的体无完肤了。

        突然,三人皱起了眉头,他们经过讨论后发现了一个重大的事件:无论怎么玩,大家的结果无一例外的都是be!

        乌索普感觉一股尿意袭来,他这几天起夜造成的尿频依旧没有治好。啊,对了,今天被这些家伙们绑架忘了吃药。

        他揉了揉有些发麻的小腿,跌跌撞撞的朝厕所跑去。

        然而,当他打开厕所门的时候,眼前赫然映入一个护目镜系在帽子上的奇葩男人,这人也端着一部游戏机,坐在马桶盖上沉思。

        这时候他已经顾不上上厕所了,乌索普几乎是手脚并用的倒退,然后重心不稳的跌在地上,刚才强烈的尿意完全被吓了回去。

        听到动静的三人跑过来,然后双双在厕所门前定住。

         “哥哥当家的。”罗皱了皱眉,“你怎么在这?”

        萨博很是不爽:“别喊我哥哥,黑眼圈,注意你的年龄。我来是想问一下你们这个东西的事,但半夜打电话会吵到路飞。”

        山治看了看他手上和自己那款相差无几的游戏机,脱口而出:“你也是be结局?”

        萨博点了点头:“你们也是?”

        索隆沉默表示肯定。

        这下,变成了四个人黑着脸思索着游戏的套路。

        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落落落落落的乌索普现在感觉自己的心情已经麻木了。

        路飞,快跑。

        作为你的好战友,我会尽量帮你争取时间。

        离开这些痴汉,越快越好。

        为了帮你,我死不足惜。

        ……果然还是不要死了的好。

        乌索普站在原地,在脑内胡乱构想着他的英勇表现。

        忽然传来一声怒吼,纵使这五人身经百战也是被吓得抖了三抖。

        是她。乌索普闭上眼睛,默默为自己祈祷。身处这艘船食物链的最顶端的女人之一,掌握着全船人的命脉,玩弄着所有人的命运的女人——

        “大半夜不睡觉都站在这里干什么呢!!!!!??!!”

         娜美站在甲板上,盯着这群家伙们吼道。

        一股疑似霸王色霸气的气势直冲过来,饶是战斗力恐怖的四人,不经意间也是差点稳不住身形。

        “你是我弟弟船上的那个叫娜美的小姑娘吗?”萨博扶了扶自己好像被气势镇歪但是并没有的帽子,“小声点,路飞在睡觉吧。”

       “呵,那家伙睡死过去脸世界末日都叫不醒他。”娜美不屑的望着眼前的一群人,“倒是你们,忽然聚在一起当我是死的吗?”

      “娜美小姐~熬夜对皮肤不好哦快去睡吧!”山治脱下自己的外套,眼冒红心准备给娜美披上,“小心夜里海风凉,感冒就不好了~”

        娜美挥了挥手表示拒绝,然后指着乌索普问道:“乌索普?怎么回事?”

        乌索普顿时有种举步维艰的辛酸。

        他感觉自己无论进退都是踏进了鬼门关。这时候他无比想念路飞,至少有路飞在,他可以放心的少挨一半的拳头。

        不等他在心里碎碎念的编好诸如“我今天得了不能说话的病”,旁边一直沉默的绿发剑士倒是先一步开口。

        “娜美,你看看这个。”

        哦,上帝,你看这个人!他真是莽撞的可怕!

        乌索普觉得其余三人的表情肯定和他如出一辙。

        但是,奇怪的是,娜美看了之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难道整个船上只有我才刚知道这些家伙的恐怖一面吗?乌索普感觉受到了孤立,不过乐观如他,他立马想起了乔巴,那个单纯的如路飞的乔巴,哦,这么说还有路飞不知道……

        乌索普好像明白为何自己和路飞乔巴并称为“白痴三人组”了。

        娜美看了看游戏画面,皱着眉头说到:“这是挺蹊跷的。就连我也没有打到he结局。”

        原来你和他们是一伙的吗????

        乌索普感觉,自己现在已经快成为没有上色的线稿了。

       “等等,”娜美突然发声,“这个游戏机的制作商是谁?”

        其余四人不禁吸了口凉气,不约而同的点开了游戏的基础资料介绍。

        出厂方赫然写着六个大字:“火烈鸟工作室。”

        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娜美迅速点开了游戏开始的界面,选择人物“多弗朗明哥”,然后进入游戏。

        画面如行云流水的运行起来,娜美急于看到最终结局,没怎么仔细看选项便胡乱的点了起来。各种快进后,结局逐渐显现:

        恭喜您达成了结婚结局,HE!

        乌索普觉得自己不用看都能猜到这些家伙们的脸色。

        肯定已经变成索隆头发的颜色了吧。他默默的想着。

        第二天,报纸上的头条印着几个大字:震惊!火烈鸟工作室总部竟化为一片火海!究竟发生了什么让昔日辉煌的公司沦落到这种地步?

        看着记者抓拍里熟悉的身影,甚至还夹杂着白烟、沙子、石像和铁兵器。乌索普把报纸合上,由衷的感叹了一句:

       
       活该。

评论(19)

热度(330)